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在小城市看画展

1已有 977 次阅读  2020-11-11 21:19
      在小城市看画展
   生活,是一说不上来的味道,往往的只是于习惯,习惯成了自然,到了不同的地方,分清主次,将习惯收敛。到小城市已有十来天时间,不安稳的还有着不该爱好的爱好,警示地把生活的指针拨到正时正点,只过生活,不去其他。只是材米油盐,放发的日子,一出轨道,磁力导航是了方向,生命中固有的存在。大城市,小城市,小城市有小城市的方向。在小城市不认识一个人,也不需要认识,酒足饭饱之后游逛着闲荡,心里的不守规距,说好事自个儿推翻,自动不自觉的朝着有历史有文化的地方,那里房子陈旧便向那个地方行走。生活中的很多是在于发现,走的路不能少了,连续几日将小城转了个大差不差,从有斑驳的历史的包浆看到上一个世纪的城市之大,城市的辉煌。时代的变迁,感觉到人的是多是少的重要?这小城市的人走出的人多了去,第一大侨乡,人去楼空,城市自然的缩小。话外之话,在小城短期的生活,写上小城一件小事,夜里醒来,兀突的幻觉时隐时现,费了心力极力调整,写无关紧要的小事,以此岔开抑郁幻觉,把灵魂收回到心脏好好休息调养。
   在小城市,无目标的闲逛,心里隐约的有大概的地方,路的陌生,前上几年的模模糊糊的记忆,有了个大概的方向,一路走着,想有着该到的地方,位置的准确记忆的差岔,走错了,也是一种正确,就这么走着,散步,可以打发时间的流量。
    走到了无意之上,眼前的市艺术馆有画展开幕,戴好口罩走了进去,展厅不大,作品不多,司空的没有特别,几枝梅花,南方的城市,从来不下雪的地方,都像嶺南大师关山月一样对梅花的上在心上,梅花,在雪地里究竟怎么样,冷的冒气,很倒像心中的偶像,这画展的内容和大师关山月一样,画上红梅花开,傲雪红梅绽放。在人群中见画家有点面熟,早上二十多年前在那里见过,没有交往,一时记忆断路,掉过头将画展的画一扫而过,三下五除二,算是看了画展,画展具体地说不上一二,画画的有人簇拥,倒有上几分小热闹,三分钟的时光,三分钟的热度,下楼来看了看画展海报,从主办单位一下子记忆回位,清楚了画画的身世,原本不是画家,时过境迁,也以画家身份出现,到小城市来招遥过市举办画展,半生熟的人,老了之后更改工作性质,讨上身份一份荣光。世界里的人,世界里的事,有上那么一点意思。世界之小,大城市里的人到小城市的办画展,让我活生生的碰见,算是我在小城市这些天的一件幸事,弥补了小城市时光人事的欠缺。城市中好多的应该的存在,不管小与大,不可缺小,城市该有的去处。
    小城市的生活不容易翻页,第二天我又去了艺术馆,又想去到那个地方消遣,借此打发时间,心里想总比在马路上来回遛达要好上几倍,走到了艺术馆门口,才知道时间不在不对的时间,小城市的艺术馆中午还有午休,下午二点开门。无奈之下向前而行,图书馆也是午休,又走到小城市走出去的大师艺术馆那里,遭遇的正在重新扩建。今天不是出外的日子,一不做二不休心里不甘,继续向前,走了好一段路,走到了博物馆路口,高兴的心里自言:慢慢地看,细细地瞧,今下午的时间在此处打发。走到了大门前,绿色大牌子告示:内部装修,不对外开放,最终无路可走。好生的扫兴,折回头按原路返回,走到了艺术馆门口,看门的人坐在石阶上抽着烟看着我:“看画展?”看门的跟俺上楼开了展厅里面的灯,今天看展览的只有我一个人,为了我一个人专门开了展厅里的灯,专此为我服务,如此真诚的热情,在展厅里强呆了点时间,算是对电费的安慰。走下楼来对看门的打了招呼,说声了:“谢谢!"小城市的画展是如此冷清,南方和北方的艺术氛围的差别。不知怎么的想到了199几年,深圳博物馆一个画家的画展,五天时间来了十七个人,报纸上报道:画展轰动的事来。
  画展,小城市的画展,又想到了山东省青州市,一样的城市,不一样的人,更是不一样的画展,说上什么来。
   《小城市看画展》写完了,怎么会写这不上谱的文章,平淡,浮浅且而庸俗,怪罪于夜里我的抑郁,自我调节开起大脑另外一频道,冲淡仰郁产生的幻觉。
    浮生,生浮,一年又一年,又来到了小城市,生活强硬地生出一丝诗意,只当是了日记,《在小城市看画展》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