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水彩画《院落黄昏》同题征诗揭晓

1已有 1351 次阅读  2012-10-06 16:25   标签水彩画   

水彩画《院落黄昏》同题征诗揭晓

海南 王锐 水彩《院落黄昏》

尊敬的诗人朋友们:

    201233,继去年成功举办油画《花开花落》同题征诗活动之后,我将我的水彩画作品《院落黄昏》贴出,诚邀诗人朋友们再次同题作诗。以画会友,以画征诗,再次得到了广大诗人朋友的支持,在五个多月的时间里,收到了应征诗歌近六百首。随后,由海南省文联副主席李少君、《人民文学》副主编邱华栋、著名诗人潘维、澳门大学教授姚风、湛江师范大学教授张德明等专家组成的评委会对应征诗歌进行评选,从中选出最佳作品两首,作者为王文海和七夜(并列),将各颁发7500元奖金;入围奖两首,作者为谈雅丽、闻小泾,将各颁发2000元奖金。为了感谢诗人朋友们的参与,我将在活动结束后把所有获奖作品及应征中的部分优秀作品集结成册,并向每位入编的作者赠送两册。并于年底在海南举行专门的颁奖仪式。

 

 

 

海口画院专业画家:王锐

 

2012106

 

 《院落黄昏》

 

王文海(山西朔州)

 

谁能准确地描述出什么是幸福

当黄昏从树枝上取下了花环,当树叶的间隙

依然徐徐渗漏出闪电,春天的欢喜和忧伤

同在于此,少女是打开夜色唯一的钥匙

我所知道的秘密,就是两个黎家女

外表似乎安然地正将潮涨潮落的心事

密密匝匝地纺入内心的暮色里

她们嘴角不易察觉的微笑,那是人间最后的黎锦

所有这些都真切的接近于模糊,这座院落

接纳的何止是从前的故事,还有星空,还有灯火

还有以后,我可以徜徉着的微小而巨大的灵魂归宿

静止的事物其实都在走动,它们的气息散布各处

那只在黯然的光线里,依旧决定盛开的鸡尾花

它的美照亮了少女的羞涩,她们略微低下头

一只小狗不愿太多过问人情世故,慵懒与假寐

都擦亮了黄昏侧身时的一瞥,这顺便将少女的心事

向左又倾斜了几分,此刻,空气里含有潮湿的泪水

 

 

 

 

《院落黄昏》

七夜(浙江金华)

 

 

在黎家少女的手上,一个黄昏

已经纺织好了,一片森林

只需要另一个黄昏,即可告成

 

光阴自树根生长

黑狗不关心这些蔓延的时间

是否能够安静下来?

 

人们和候鸟一样满足于有片栖息地

就不会泥足深陷,人们安于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不会无家可归。

 

当织机轧轧作响,不舍昼夜——

火鸟踱到了寂静中去

如同落入腹中的谷粒。

 

美是永恒的院落,

尽管美的事物转瞬即逝。

 

 

 

 《院落黄昏》

谈雅丽(湖南常德)

 

 

黎寨。流光聚拢在微曛的小院

等少女们结束一天的忙碌

一架青春的纺车,徐徐的——

就要纺出宁静的光年

          

吱呀、吱呀声,我听见时间铺开夜

褚黄的斗篷,向着屋侧暗哑的

井底垂下翅膀——狗在酣眠

孔雀——散开华丽的羽翎

蝙蝠在夜空,划动它们的船桨

少女的纺车缓缓吐出一束束

木槿花的春天

    

在宽阔的大地上,眩目的伴月星

即将照耀,这一片古老的平川

照耀另一种暖和,使周围的岁月

散发树叶和青草的香甜

    

会有椰果掉落,声声敲响南国的钟摆

会有无数温馨的梦境,翻越山河来到这里

会有幸福的亲人,微笑着生活在

这一树树菠萝蜜长出的

——果实巨大的秋天

    

我请求最后的光,能打开的都尽力打开吧

鸟倦归林,丝绸涌动在远处的深海

夜来了,神就要我的村寨撒下

——幽蓝的花瓣

 

 

 

《院落黄昏》

闻小泾(福建宁德)

 

我倦卧于你的脚下。看你们

悠闲地纺着

黄昏的光。似乎要把一年,一日

全都纺进,这织轮里

其实,真正有力量的,是这看不见的

根,它紧扣着地底下的

泉水,生出了多少颜色,包括这

枯干的,稻秸的屋顶,覆盖了多少生命的啼声

在我的假寐中,周遭正在位移,树干正在

扭曲着生长,黄昏也以一种

从来没有过的色泽,潜入地底。但只要

我的鼾声是轻微的

世界就将以

纯粹的韵律,迈入无声的转换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