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宋代吟茶诗和西坝窑“大汤氅”

5已有 2692 次阅读  2012-11-23 08:17   标签   

据古籍记载,皇宫用的是镀金汤氅,上流社会贵族阶层用的是铜氅,苏轼则在《从驾景灵宫》中云:“病贫赐茗浮铜叶”,“铜叶”就是“铜叶汤氅”;黄庭坚《以小团及半挺赠无咎并诗用前韵为戏》诗中有“赤铜茗椀雨斑斑,银粟翻光解破颜”一句。根据古籍上常有以金属之色来形容物象的修饰方法,如,“金”或“银“可作形容词“金色”或”银色“用,如金蝉脱壳、火树银花;同理,苏轼诗中所言“铜叶”和黄庭坚诗中所言“赤铜”也有可能是指”汤氅“的颜色——黄褐色(柿色)。事实上,西坝窑生产的以黄褐色为基本色调的带有奇特美艳水鸟羽毛状纹饰的深腹茶碗或茶盏实在是太多了。

宋代有实在太多的文豪学士、书法大家、艺术鉴赏家在茶道专业

著述和诗词歌赋中,高度赞美过茶道不可或缺的茶盏。如:梅尧臣的“小石冷泉留早味,紫泥新品泛春华”。“兔毛紫盏自相称,清泉不必求虾蟆”; 欧阳修的“喜共紫瓯吟且酌,羡君潇洒有余情”; 苏轼的“忽惊午盏兔毛斑,打作春瓮鹅儿酒”、“天台乳花世不见,玉川风腋今安有”;黄庭坚 的“兔褐金丝宝碗,松风蟹眼新”、“松风转蟹眼,乳花明兔毛”;米芾的“轻涛起,香生玉乳,雪溅紫瓯圆”;陆游的“墨试小螺看斗砚,茶分细乳玩毫杯”。 ——上述宋代官宦名家学士等基本上生活在北宋中后期和南宋时期。一生中写了大量饮茶诗的杨万里则完全是生活在南宋时期。

笔者认为,宋代诗词歌赋中对“天目”瓷器的描述不仅仅只是对建窑天目瓷器的表述,考虑到欧阳修出生于绵州(今四川绵阳);苏轼是地道的四川眉州(与嘉州相邻)人,多次往返故里;黄庭坚和陆游多年在四川任职、生活,他们笔下描述的“紫”色茶盏不排除就是地处嘉州的西坝窑的产品。

科学化验的结果表明,酱色釉与黑釉在化学组成的百分含量上有明显的区别,所以“紫”色釉为基础釉的兔毫盏不能等同于以“黑”色釉为基础釉的兔毫盏。

根据笔者对建窑与西坝窑兔豪茶盏的大体比较,感到西坝窑生产的“紫瓯”比较多,“紫泥”或“紫”色为基础色的“兔毫”盏、碟比建窑更多一些,特点更突出。更与北宋文豪学士、书法大家、艺术鉴赏家的描述相一致。

综合以上考证,笔者以为:南宋时期的著名诗人——特别是四川籍诗人或长期寓居四川的著名诗人在其吟茶诗中提到的“大汤氅”,不排除是对西坝窑装饰着绚烂多姿的水鸟羽毛的深腹茶碗或茶盏的真实写照。(见图八、九、十)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