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辛迪·舍曼的那些《无题》照片

3已有 1213 次阅读  2019-01-14 19:38   标签辛迪·舍曼 
    
    
        辛迪·舍曼的那些《无题》照片

                      --兰草


  想起李商隐那首“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无题》诗。

  李商隐的《无题》,以女性的口吻抒写,悲伤、执着,感情深微又丰富。它的意境胜过许多“有题”诗。读过的,不会忘怀。

 

  辛迪·舍曼从美国来上海了,她的128组不同历史时期、不同系列的人物摄影作品,在复星艺术中心二楼和三楼展厅款款登场。作品大部分都以《无题》命名。


  为了区分,舍曼在《无题》之后加上“电影照片”、年份、号数作为标识。比如《无题电影照片21号》、《无题2017/2018》、《无题96号》等等。


  《无题电影照片 21号》

 《无题电影照片21号》仿如好莱坞的经典影像,有电影场景作为背景,女主衣着光鲜,妆容精致。可是,她的面目表情却传递了类似迷茫和惶恐的情绪,就像生活中遇到了困惑的人们。照片带给不同的观者不同的。


《无题 2017/2018》

 《无题2017/2018》中的四位女性,一看便知是经过后期处理和制作的,看着画面中不同装扮、不同表情的舍曼,让我联想到莫奈1866年创作的《花园中的女人》,花园中四位女性都是莫奈的妻子卡米尔。恍惚中,我把摄影展看成了绘画展,摄影艺术与绘画艺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剪不断。


《无题 96号》


  如同绘画一般,舍曼的《无题》是表现女性面貌的一幅幅画面。

 《无题96号》是摄影师应美国《Artforum》杂志邀请,为杂志《中间插页》进行创作的系列作品之一,在1981年。

  这幅作品,是我在整个展出中最为喜欢的舍曼摄影之一。女艺术家采用近摄,又将拍摄的自己与背景剥离,再放大局部。于是,照片中的凝视就有了特别的意义,那眼神里“恋”的感觉生生传染给了观者。看过尽可以打开想像力,倒不一定要说出来。

 传统绘画中,女性形象一直处于被观看的角度,一种处于男性话语权下的视觉模式。这模式在现代主义画家马奈那里开始改变了,《草地上的午餐》中的裸女用毫不羞涩、豪不妥协的眼神注视观众,体现出一种身份到性别话语权在绘画体系中的重构,更是对传统的一种颠覆。


    《无题 90号》

  舍曼为《中间插页》拍摄的这组系列,是另一种形式的颠覆,女性被人观看也观看别人。每一种姿态和形态都不管不顾男人所谓居高临下的目光,沉浸于耐人寻味的自我状态中,让人滋生出不同的感受。


  大概因为自拍的缘故,摄影机的摆放位置只能让照片中的自己处于被俯视的状态;再因为插页尺寸的限制和比例要求,镜头下的她们上去被压缩过了,每一张都蜷缩着身体,表现的样子或魅惑或慌张,或惊恐或淡定,或无意或有心,就像后现代主义文化中的众女性的形象百态。

  

  一直以来,摄影被认为是真实的表现方式,舍曼反其道而行之,用表演性质的摄影打破现实对摄影的限制,将自己的或别人的想象、欲望、情绪倾泻于照片之上。


《无题 67号》

  最后,这组系列照片并没能在《Artforum》杂志刊登,不知杂志编辑究竟质疑什么?作品是否具有女权或反女权性质一直处于被讨论之中。而辛迪·舍曼从不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虽然她精准地用摄影、用后期制作刻画了男性对女性身体的着迷。照片中的女性要么柔弱无辜、要么自以为是、要么风情万种,招蜂引蝶,都是招惹男性的种种样式。

《无题 586号》


  如今摄影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照片变得大众、十分亲民,变为一种视觉交流工具。微信中你一晒图,朋友就知道你去了哪里,穿什么衣服,吃了什么菜。每个人都可以用手机拍摄,也可以自拍自己的肖像。在我们这个时代,摄影的意义普遍了。


《无题 591号》


  自拍肖像和自画肖像,表现的都是自我形象。自画肖像中,伦勃朗最让人感怀,他的100多幅肖像就是他的人生经历啊,从肖像的脸部,可以看到潜在他内心深处的语言。看他的肖像画如同在读他的自传,看懂了他的画,也就读懂了他这个人。

  与伦勃朗不同,舍曼玩自拍,拍她本人,又完全不是她。她把自己隐藏在影像的背后。在摄影中融入了概念艺术,不再具有纪实性。表演性的“化装自拍”模糊了真实和虚假、自拍和自画像的边界。呈现出人的复杂与丰富。舍曼象演员,是演员就会扮演很多角色吧。


   《无题 97号》


  舍曼的作品,拍摄是基础,后期加工是重要工序。添加背景,再拍摄分离的背景并且篡改。移花接木,蒙太奇。她用数码化妆、扭曲面孔和身材,于是,形体和背景改变了拍摄的初衷,想要的效果或者意外的收获成就了一代“图片女王”。


  《琼·米切尔 无题》


  “图片女王”的声誉载入了艺术史册。

  《无题96号》在2011年佳士得拍卖会上,以389.05万美元创造了当时摄影作品的最高成交价。

  关注拍卖艺术品的人们,大概也会记得美国画家雷曼的《无题》和琼·米切尔《无题》的样子,它们的价值在被拍卖会认可的同时,也深入了人心。

  意境深远,无题胜过有题,在舍曼的摄影里再次得到佐证。


     展厅一角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