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恶之花”的原图:《奥林匹亚》

6已有 507 次阅读  2019-01-29 19:50   标签马奈  奥林匹亚 

                                                          马奈 《奥林匹亚》1863

  

   “恶之花”的原图:《奥林匹亚》

                          ----兰草

 

 1865年,马奈的《奥林匹亚》在沙龙展出。                             

  画面中的裸女薇克多莉娜是马奈的招牌**模特。倚在美人靠上,祼着身体,表情冷漠而镇定她好像深知自己肉体的力量,坦然凝视来看她的每一位,直接将者置于嫖客的

  可以想像,沙龙展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争看《奥林匹亚》的情景,不亚于看一场断头台上正在行刑的画面,诅咒漫骂声似乎要掀掉展厅的屋顶。为避免灾害的发生,第二天,策展方就将此画搁到了不被人看到的门后面。

 

  马奈本想一鸣惊人,只是“惊”的尺度超出了范围。因为,他挑战的对象是学院派心目中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对于《奥林匹亚》,不仅学院派们愤怒无比,还有超级量的女神粉丝群更是怒不可遏。用现在网络语言说,这些粉丝属于长期“养成系”,铁杆拥趸,马奈的人设迅速崩塌。

 

  也是啊,波提切利、鲁本斯、安格尔,乔尔乔内、提香笔下的维纳斯,都是冰清玉洁的天使作为神化人物被世人接受并热爱。女神不容亵渎、位置又怎么可以取代呢?!

 

  提香《乌尔比诺的维纳斯》,是受贵族乌尔比诺委托而作的。画家完成后,乌乐比诺将画送给了他漂亮的新娘作为结婚礼物。而提香的构思又来源于乔而乔内《沉睡的维纳斯》,只不过将画面从室外搬到了室内。在文艺复兴时期,提香和乔而乔内的女神都喻示了爱情美好,婚姻幸福。

 

  可是,马奈偷梁换柱般用地位低下的**取代维纳斯,把神话变为现实,借用绘画语言表现了改建后的巴黎城市的人文环境薇克多莉娜巴黎小酒馆的常客,家境贫寒,独立自由,对爱情持开放态度,有一张顽劣的娃娃脸和一双神秘的眼睛,出入这种场合的人们几乎都认识她。


                提香《乌尔比诺的维纳斯》1538



  见到了提香和乔而乔内画的女神,我们知道,马奈的《奥林匹亚》不是凭空而来,渊源于《乌尔比诺的维纳斯》和《沉睡的维纳斯》,只是,图式突破了原有,内容改造成现代。


  批评家格林伯格认为,现代艺术的源头可以从塞尚提前到马奈。从马奈开始,绘画走向平面性,平面性是现代绘画的本质特征。 

  马奈改变了提香、乔而乔内的绘画技巧上的三维形式,《奥林匹亚》画面中没有户外空间,没有室内空间,没有任何景深,将画面压缩到了一个平面。


  薇克多莉娜躺在了原先维纳斯的床上,她身边的女仆捧着客人刚刚送来的鲜花,床尾原先一只狗的位置被一只黑猫占领,在法语中,猫的同义词暗示女性的性器官,是色情的象征。

 

  从1860年开始 豪斯曼男爵进行了巴黎改建,长达十七年。为招揽顾客,城市林荫道两边,设有很多餐厅和咖啡馆,方便人们用餐和休息。改建的巴黎成为了欧洲经济文化中心,各路人马纷纷涌进巴黎,建设工人最为众多,可谓泥沙俱下。娱乐业因此兴盛起来,包括色情业。年轻的性工作者,注册的就有20万,暗娼之类则无法统计了。巴黎就像一席华丽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繁华的背后让这座城市泛滥性病成为可能。马奈就是受害者之一,最后他得梅毒去世;马奈的父亲,一位高级法官也是这病;《恶之花》的作者波德莱尔亦没逃过此“恶”。

  这一时期,巴尔扎克的《交际花》、小仲马的《茶花女》、 左拉的《小酒店娜娜》等等,写的都是外省女孩到巴黎从事性工作的悲惨人生,作家用文字给予**人道主义的同情。与作家一样,画家马奈《奥林匹亚》,也是一种客观呈现吧。


                        乔尔乔内《沉睡的维纳斯》1510


  法国人以温文尔雅著称,但是,爱叽讽、嘲笑别人也是他们的另一种天性。尤其在当时,面对马奈将《奥林匹亚》这类原先被限制在社会边缘的下等女子,公然僭取了女神的中心位置,以她们形象改变城市的惊鸿一瞥,引起了艺术界、评论界轩然大波。一时间,恶评如潮。据统计评论文章共73篇,其中71篇都在痛骂马奈和《奥林匹亚》。直批得作者体无完肤。


  马奈说:“各种攻击纷至沓来,直戳我生命的原动力。无人知道不停的人生攻击是什么滋味……”。灾难性影响几乎要让马奈崩溃,1865年,不堪重负的马奈,写信给远在布鲁塞尔的好朋友,我多希望您能在我身边,亲爱的波德莱尔:辱骂像阵阵冰雹向我袭来,我多么希望得到您对我那些画的正确评价。”诗人的回信既严厉又让马奈振奋:“你以为你是第一个遭到如此待遇的人吗?难道你自认为比夏多布里昂和瓦格纳更有才华?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嘲笑他们,他们也没有因为嘲笑而死去。……而你,不过是你们衰败的绘画艺术中的第一人。”

  左拉也发文支持马奈:“听凭嘲讽的风暴在头上呼啸,坚信自己迟早会得到认可的掌声”。


                   马奈 《女神游乐厅酒吧》 1882年    


  如今,距《奥林匹亚》问世已过去了一个半世纪,马奈凭借自己的成就,早就在西方艺术史上占有了重要一席。他的《女神***的酒吧间》是在他梅毒重度浸侵时,死神来临前,忍着病痛完成的。画中女子可能具有可怜的身世,远离家乡来到巴黎,只能在这样的风月场工作,甚至为谋生要提供特殊服务。画中人表情呆滞,眼神中透露哀伤、自怜、恐惧和不安。官二代马奈,在他的艺术家生涯中,对社会的责任担当从没放弃过。

 

   文章写完了,说说我的一个心得:真正看懂一幅图,从图像学,社会史入手,了解一幅画的来龙去脉。正如沈语冰教授的一个比喻:“给你一个面包,你要了解栽培小麦的技术……”。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