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水的拉斐尔

123已有 11746 次阅读  2013-07-10 19:59   标签拉斐尔  style 

水的拉斐尔

―――深深的,向莫奈《睡莲》致敬  (文/兰草)

 

弧形的墙面,宛如一弯硕大的池塘,女孩独自伫立在池塘边。

诗人王寅将他在巴黎橘园美术馆见到的画景瞬间定格,象极了莫奈在绚烂斑驳的色彩中迅疾捕捉到的稍纵即逝的印象。睡莲呈蓝色,女孩着蓝外套,复构了一幅色彩协调的画面。越过女孩的视线观看、盯凝,好象看见睡莲们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轻移莲步,风情万种。

《蓝睡莲》是印象主义绘画大师克劳德·莫奈晚年创作的重要作品之一。莫奈的晚年远离了巴黎的喧闹,归隐吉维尼,怀抱着睡莲带给他的莫大兴趣,专心探究睡莲在各个时间段,各种自然景况下发生的各种变化,以行家里手的艺术笔触给予睡莲一个个姿态和灵魂的复活。

刚读“法国印象主义”时,我常常分不清马奈和莫奈。他俩的名字只有一个字母的差异,绘画风格也十分相似。沙龙展出时,他们的作品也有被观者弄错了的,有人以莫奈“海景”向马奈祝贺,也有人以马奈《铁路》奚落莫奈。事实上,莫奈早期的画,受着库尔贝的影响,也含有学习马奈的因素,作品中存有模仿的痕迹。甚至马奈也为莫奈的名字和画风同自己近似而抱怨:“我不知道他能否窃走我的技巧…..可他却在试图窃走我的名字”。不过,他们彼此熟悉后,很快就成为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并在一起进行大胆的外光画试验,成就了终身友谊。更有过之,莫奈还成了“更顽强的马奈”,可谓青出于蓝胜于蓝。

在日积月累的阅读里,欣赏着大师们各自风格的画作,止不住得对艺术家心怀敬意,也分别认识了马奈与莫奈,即使他们同在“草地午餐”。莫奈“草地午餐”在色彩构图上,比马奈更注重身后林木和绿叶的色调差异和明暗对比,细看树影婆娑部分,虚中见实的油画,疑惑在色彩暗影中有几个飘忽不定的幽灵。他的作品名字还是第一次且唯一的一次成为绘画史上运动的称为:印象主义。印象主义《日出·印象》深刻了我对莫奈的印象。在组画《睡莲》一幅又一幅的细赏和悦读里,则有挥之不去的喜爱和遐想挂上心头。.

午后的池塘,绿色的莲叶向外平摊在水面,美丽的水生植物以它的方式漂浮着。蓝色,红色、紫色、白色在不同光线下、不同水流中闪烁出不一样的视觉效果。那白色的睡莲被浸染成淡淡的蓝色,明暗变化勾勒出微微波动的水面:看着率意,却有灵动;看着写实,却有超越。所有精妙的过度都存于交错混合的颜色分子里。莫奈诗意地将阳光、色彩、格调融汇一起,述说着缥缈幽远、变幻无穷的意境。艺术家的幻笔把我带进丰富的幻想里。

在莫奈第一批展出的12张作品里,一片翠绿当中拱起一座别有情致的日式小桥,桥下的睡莲在荡漾的水面上徉徜1904年后莫奈所画48张睡莲,那些用色彩描出的光和影,透过水的变化莫测,池塘里的倒影有了不同的模样:有淡妆的,有浓抹的,有盛开的,有睡下的。在“晚间效果”里,时明时暗的光束跳跃流窜着,仿佛有火焰升起,有旋风吹过,有鬼怪精灵闹腾,想象着睡莲们在池塘里藏而不露,安然过夜的样子

莫奈晚年的视力越来越差,他的绘画风格愈发抽象、简洁起来:水面、水底、倒影一笔带过,睡莲一闪而去,梦幻气息直面扑了过来。

正值炎炎夏日,南翔猗园里“上海首届荷花展”吸引了很多市民,九曲桥下的睡莲与莫奈的画幅极为相似,与好友在新浪博客里晒出的她家花园里的睡莲一般,每一朵,每一叶,都在波动我的思绪、唤醒我的情意,进而念想起远在吉维尼的艺术家的池塘….

荷花即芙蓉、即莲花,莲花和睡莲应该是同科不同属的远亲,且把它们看作远房好姐妹了。身姿婀娜,色彩鲜艳的它们,花叶中有着相同的情愫和相同的爱恋。睡莲还象佳丽在水上走秀,莫奈不但描绘了它们优雅的身姿,还创意了瞬间幻影,如同看到了奇妙的海市蜃楼

也用马拉美诗句表达心情: “……它深浓的白, 包含这样一个空无不可及的梦, 包含一种永不存在的快乐,我们所能做的只有继续屏息, 向那幻影致敬……”

深深的,向莫奈《睡莲》致敬。

在绘画史上,拉斐尔象征着不朽的一瞬间,或许唯有拉斐尔能够让我们调动所有理性和感情的因素,用这种深沉和温柔占据我们的心。真是这样的:“优美的绘画本身就是虔诚的,因为灵魂需要经过努力才会提升,他就需要这种努力,以达到完美的境界,并与上帝沟通:优美的绘画就是这种神圣完美的结果,是上帝的画笔投下的阴影,是一段音乐,一种旋律。唯有极高的智慧才能与之相通,进入这种境界”。米开朗基罗的这段话指的除了他自己,更多的是指拉斐尔。马奈说莫奈是“水的拉斐尔”。

睡莲栖身池塘,池塘里的水被莫奈绘成了最富丽的织锦,具有最奇妙的变幻,成为最华美的T台,似乎还是最精致的床帷。莫奈无愧为水的画家,将气流、光线、风儿融入水中,任凭水色光怪陆离,频生无穷无尽的魅力,象征我们的心灵和情感时有激越,时有平静,起起伏伏,和谐着真实的生命。

莫奈74岁开始创作睡莲,历时12年,直到终老。如同睡莲蕴藏着不朽的艺术,属于他的生命晚霞绚丽无比。在他最后绘画的日子几近看不见东西,几不可辨热爱的色彩,但他却在那儿说“我怎么看到的都是蓝色”。哦!美轮美奂的蓝,再现池塘薄雾中的朦胧,深荫里的绰约,还有惊起的鸥鹭在水面上的划痕。炉火纯青的蓝色调,如火如荼的蓝线条和蓝色块,凝聚着艺术家的心血,在《蓝睡莲》尽情释放的空灵中,写意无限。

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13-12/16/content_846935.htm    东方早报:莫奈,“水的拉斐尔”

http://finance.ifeng.com/a/20131216/11280061_0.shtml      凤凰网财经 转载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1 个评论)

涂鸦板